欢迎光临邓姓之源网-邓州市邓姓文化研究会主办官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邓姓故里 > 邓姓名人 >

历史上邓氏女名人 楚武王夫人邓曼 (一)

发布时间:2022-03-23 09:30:58 人气: 来源:未知

历史上邓氏女名人
       邓国自夏帝仲康时期在古邓林(今邓州)成立,在3000多年的邓姓历史发展中,邓氏族人涌现出灿如星辰的名人。他们才华横溢,建树卓越,在历史的舞台上扮演了重要角色,推动文化发展、社会进步,国家强盛,为中华民族的团结发展作出了贡献。他们的高尚风格、优秀品质,凛然的民族气节,不朽的业绩,永垂青史。他们的名字在炎黄子孙的心目中光彩夺目。巾帼不让须眉,现将古代历史上邓氏女名人简介如下。

楚武王夫人邓曼(一)
邓习学
 
       邓曼,周朝邓国(今河南邓州)人,是邓国第19位国君吾离侯的女儿,从小就美丽聪慧,熟悉礼仪诗书,精通《易经》《系辞》,善于思考,明达事理,经常给父亲出谋划策。是一个深明大义、有远见卓识的女子。
        公元前741年(鲁惠公28年),楚厉王(熊通的哥哥)去世,熊通杀了楚厉王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侄子,自立为君,史称楚武王。楚武王继位后,听闻邓国侯有个女儿秀外慧中,美丽动人,就派大臣为使到邓国提亲,豁达的吾离侯慨然应允,一段良缘就此成就。楚武王娶邓国侯之女为夫人,史称邓曼。楚武王与邓曼婚后琴瑟和谐,恩爱有加,并生下儿子两个:熊赀[zī](即后来的楚文王)和屈瑕。
       关于楚武王夫人邓曼,在史书上有多处记载。
       其一,汉刘向《列女传》:“楚武邓曼,见事所兴,谓瑕军败,知王将薨,识彼天道,盛而必衰,终如其言,君子扬称。”    
       其二,西晋左芬:“天道恶盈,极数则微,邈哉邓曼,心暎祸几,睹兆叹亡,考德知衰,贤智卓殊,邈哉难追。”
       其三,《春秋左传·桓公十三年》记载楚攻打罗国提到邓曼,“(楚武王)入告夫人邓曼。”
       其四,《春秋左传·庄公四年》:“(楚武王)伐随,入告夫人邓曼曰:‘余心荡。’邓曼叹曰:‘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无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
        以上记载虽文字不多,足以勾勒出邓曼作为一个聪慧才女的高大形象。汉司马相如《天马游猎赋》赞曰:“郑女、曼姬……若神仙之仿佛”(注:《史记正议》称“郑女夏姬也;曼姬楚武王夫人也”)。《汉书古今人表》对邓曼也有很高的评价,被列为中上等人物。近世的《辞源》《辞海》中也列有邓曼条目予以介绍。
       楚武王很宠爱邓曼,邓曼对许多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因此楚武王愿意倾听她的看法,经常与她共商国是,邓曼每每提出中肯的意见和建议,楚武王都会采纳。
       屈瑕是楚武王的儿子,因被封于屈邑,曾担任楚国最高官职莫敖。因被封于屈邑,其后代以封地为氏,遂称屈氏,为大诗人屈原的先祖。
公元前699年(楚武王42年),楚武王派屈瑕作为主帅率军征讨罗国。楚国令尹(官职,相当于宰相)斗伯比为屈瑕送行,但屈瑕心浮气躁、面露骄傲之色,他认为“举趾高,心不固”的屈暇此去必然失败,于是进见楚武王表明他的担忧,请求增派援军。楚武王拒绝了斗伯比的建议,回宫对夫人邓曼说:“斗伯比难道不知道楚国军队已经全部出发,还提出这种不可能的请求?”
       相较于楚武王的茫然不解,邓曼则认为,屈瑕在蒲骚之战的轻易成功,会让他自以为是,必然轻视罗国。邓曼的分析掷地有声:“斗伯比当然不会不知道楚军已经全部出击,他请求的增援是让君王加以防范,以便赢得战争的胜利。”
       楚武王恍然大悟,立刻派人去追屈瑕。但是为时已晚,派去的人还没追上,楚军已经在罗国和卢戎军队的夹攻下,被打得大败,屈瑕最终吊死荒谷。楚武王回想着邓曼的话,悔恨不已,自责道:“孤之罪也!”
       公元前690年 (楚武王51年),年逾古稀的楚武王仍壮心不已,他还专门演练了一种军阵准备攻打随国。出征前,武王突然觉得胸闷心慌,便把这件事告诉了夫人。邓曼看着年迈的楚武王,料想此行凶多吉少,长叹一声道:“夫君的福寿恐怕到头了!只要我国的将士没有折损,即使大王途中有什么不测,国家也算是有福的。”不出邓曼所料,楚武王出征不久,行至汉水东岸时,心疾突发,坐在一棵树下与世长辞。楚国令尹和大将严密封锁消息,密不发丧。直到与随国立下盟约,随国成为楚国附庸后,楚军才全师而退渡过汉水,为武王举哀。
       《左传》和《列女传》详细记载了关于邓曼的上述两件事,这在历史书籍中是不多见的。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邓曼应该是比较善于分析问题的人,她能够透过现象看到事物的本质,这一点实属难得。
        邓曼作为邓国人对维系及保持邓国与楚国之间的关系当有一定的意义。楚武王之时征服了许多小国,始终没有消灭邓国。楚国也没有主动攻打过邓国。《左传·桓公九年》记载的楚武王时期的唯一邓楚巴之间的战争,其诱因也不在楚。这与邓曼是楚武王夫人有很大的关系。《左传·庄公六年》关于楚文王过邓伐申、灭申及“还年,楚子伐邓”战争的记载,当时楚文王并没有灭邓,与邓曼还健在,念及姐弟情谊,也不至于对亲外甥下狠手也应有很大的关系。楚文王碍于母亲情面,他也不好意思对舅舅主政下的邓国下手,这也就是为啥楚国舍近求远,借道邓国去攻打申国的原因了。
       至于十年后楚文王最终灭掉邓国时,邓曼可能已撒手人寰。楚文王不再顾及楚邓之间的甥舅关系,为扫除北图中原的障碍,把邓国给消灭了。

(待续)